终于,防守悍将入驻名人堂,欢迎76人名宿Bobby Jone

浏览量183 点赞545 2020-07-29

终于,防守悍将入驻名人堂,欢迎76人名宿Bobby Jone

北卡罗纳州夏洛特市,菲尔的熟食店空蕩蕩的,博比-琼斯像往常一样朝远处角落的隔间走去。他把自己六尺九寸的身体蜷在桌子后面,九十分钟裏,就只点了一杯水,然后一直在练习自己的说话技巧。

这位低调的前76人,曾经是孔雀扎堆的NBA裏的一只丑小鸭。如你所见,他现在已经67岁了。他秃头,弱不禁风,像卡罗莱纳州的松树一样瘦削,并且不擅交际。

琼斯和他的太太住在这个他从小长大的城市裏,位置离孙子孙女并不远,在一所高中附近。儘管他有一双大脚,患有哮喘、癫痫、心脏疾病且十分讨厌运动,但他还是成了一名篮球明星。

“上帝喜欢跟你开玩笑”琼斯说,他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,“他可能是这样想的,‘让我们看看这只病猫能不能成爲一名球员吧。’”

于是一切就这样发生了。他不情不愿地打起了篮球,爲南梅克伦堡高中赢得了州冠军,在北卡罗来纳大学大放异彩,参加了1972年奥运会,五次入选ABA和NBA全明星,八次最佳防守阵容一阵。在费城时,他和朱利叶斯-厄文、查尔斯-巴克利、达里尔-道金斯等出色的队友一起打球。他创造的价值和他受欢迎的程度同样都是不可想象的——他阻攻、积极地抢球、紧紧地贴着对方的得分手。

终于,防守悍将入驻名人堂,欢迎76人名宿Bobby Jone

博比-琼斯被选入名人堂后在夏洛特的家中。(Charles Mostoller 摄)

上週五,马萨诸塞州的斯普林菲尔德,琼斯像往常一样在人羣中显得格格不入。这位身材消瘦、头髮凌乱,职业生涯场均12分6篮板的前锋入选了名人堂。他成了1983年总冠军76人队阵中第四位获此殊荣的球员。

这些採访和庆典、聚光灯和红毯让人感到自豪和快乐,但对琼斯来说,随之而来的还有社交恐惧。

“我不喜欢成爲焦点”琼斯说,“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。谢天谢地我加入了一支有着像大卫-汤普森和朱利叶斯(厄文)这样伟大球员的球队。在场上,我可以做我自己想做的,发挥自己的价值,然后在大家都在拍照的时候跑得远远的。”

他离开NBA已经33年了,他夏洛特家中的后院已经成了7个孙子、孙女的游乐场。他很少再抛头露面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联盟新晋球队夏洛特黄蜂希望他来担任首任总经理。当被告知自己必须把工作凌驾于家庭之上时,琼斯拒绝了。从那时候起,他曾在夏洛特政府部门短暂任职、做过公衆演讲,然后在家旁边的一所基督学校当了篮球教练,队员之一是斯蒂芬-柯瑞。 ”

“有天晚上,柯瑞还在上初中,我们有场比赛输得很惨”他回忆道,“但他没有垂头丧气。训练结束后,他自己留下来加练。我当时就就想‘这孩子渴望着胜利。’”

现在,琼斯一心扑在家庭和后院的花草上,闲下来就读读《圣经》——在过去的三十年裏,他每年都会读一遍。

通往斯普林菲尔德之路

去年四月,正如他朋友厄文所预料的那样,他被选入了名人堂,当时他正在开车。在过去的三十多年裏,他常常被提名但从未入选。如果名人堂没有在最近把选人标準更多着眼于防守上,那幺这次可能琼斯还是无法入选。

“杰裏-科朗格洛(名人堂董事会主席)说委员会做出这个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。这一决定让我和其他几位候选人在候选名单上排得更靠前了”琼斯说,他职业生涯十次入选防守一阵。“防守才能赢下比赛。场上有一半的时间是在防守的,所以这理应很重要。”

琼斯会成爲名人堂裏的异类——一位防守大师和替补球员,他在许多年裏都是费城的第六人。虽然他赛季平均得分最高也才15.1分,但很少有射手有他这幺高效。他大二在北卡时,创下过大西洋赛区单赛季66.8%投篮命中率的记录,之后,琼斯曾三次在命中率上领跑全联盟。他在ABA和NBA总共12个赛季,命中率有56%。

“我学会了不触球来获得成功”他说,“对很多人来说,投了多少次篮、得了多少分很重要。每年我给自己的目标是100次阻攻、100次抄截。这些数据并不受其他人影响。”终于,防守悍将入驻名人堂,欢迎76人名宿Bobby Jone

比利-坎宁安在1978赛季一场比赛中(美联社资料)

他回忆说,76人教练坎宁安只给他安排过一次战术——一个罚球线附近的掩护,让他得到一次15英尺的投篮机会。他很少在更远的地方投篮或者命中。琼斯整个职业生涯只投过17次三分,一个都没进。

“我没有创造力”琼斯说,“我不是那种会想要与衆不同或虚荣的人。我有自己的缺陷,但在罚球线附近,我是个不错的射手。大多数三分球都是我在比赛第四节扔的。我记得其中一个,甚至都没有接近篮筐。”

这唯一的缺点,被他其他的能力抵消掉了——他投两分、防守并让队友变得更好。这使得一些人将他与76人现役球员本-西蒙斯做比较。

“我喜欢看西蒙斯打球”琼斯说,“他富有热情,身体强壮,毫无疑问也是个好防守人。但有时我也琢磨这孩子是否对投失怀着惧怕的心理。如果真如我所想,这点是他得去克服的……你在伤害球队。”

‘像家庭作业一样’

琼斯生于一个固特异的高管之家,他生性腼腆、内向,每次放学都匆匆回家看肥皂剧。即使他的父亲曾在位于奥克拉荷马的NCAA亚军球队打球,他的哥哥也在NCAA得过篮球奖学金,但个子高大、举止笨拙的他还是拒绝打篮球。

如果他的父亲没有给他制定每日训练计划,他可能永远也不会拿起篮球。

“就像家庭作业似的,那是我不得不完成的,并不是我享受的东西”琼斯回忆道,“我爸会对我说‘每只手勾手投篮10次,每只手补篮25次,罚球25次。’我从学校回到家看电视,放广告的时候就跑到屋外,完成我能做的那些事,然后再跑回来继续看我的电视。我一点也不想成爲一名篮球运动员。”

他在南梅克伦堡迷上了跳高,并且在高二时以六尺八寸的身高成爲全美最好的跳高运动员之一。

“我擅长的就是跳”他说。

再加上他的身高,琼斯打起了篮球。他的经历都来自于团队篮球,他几乎不打那种临时组队的球。

“在NBA,大家都在谈论在洛克公园打球,谈论那的球场”他说,“我不会这样,从不。这裏没有那种球场,这裏没有公园,这裏也不是北美大学联盟。”译者注1:洛克公园是世界着名的篮球场。它位于纽约哈林地区第155大街,毗邻弗雷德克·道格拉斯大道。洛克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公园,对于那些爲黑人文化、纽约文化乃至美国文化而癡迷的人,这是一个不能不去的地方。在洛克公园中打球的许多球手都因他们高超的球技而家喻户晓,其中不乏后来进入NBA的球员。

在带领南梅克伦堡高中得到周冠军后,琼斯想去教堂山。他的父亲和哥哥极力想把他搞去奥克拉荷马,但他顾家。

“那太远了”他说。译者注2: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终于,防守悍将入驻名人堂,欢迎76人名宿Bobby Jone

博比-琼斯(右数第二个)还在联盟打球时Nike的宣传海报,现在被挂在琼斯家裏。(Charles Mostoller 摄)在北卡的第二年,琼斯患上了心包炎——一种心脏周围组织的炎症。儘管琼斯并没有成爲150名受邀者之一,教练迪恩·史密斯还是建议他尝试着参加1972年奥运会。他很幸运。总教练亨利-艾巴和助理教练鲍勃-奈特注重防守。他们很重视琼斯,他不仅进入了球队而且还是先发。

“我在大学校队没打过先发,但在这裏我成了奥运会的先发”他说。

当以色列运动员被扣爲人质并被杀害时;当俄罗斯在金牌争夺战上偷走胜利时;当大家垂头丧气拒绝接过银牌时,他就在慕尼黑。

“以色列运动员的遇害使大家陷入了一种严肃的氛围”琼斯说,“五年前我们打72年奥运会这帮人重聚了。有人找到了製作奥运奖牌的人,做了另一套奥运金牌,大家无不动容。俄罗斯很不错,但在我心中我们配得上那块真正的金牌。”

当琼斯在卡罗莱纳第一次癫痫发作时,他的室友,后来的NBA教练乔治-卡尔,爲了不让他把舌头咬断吞下差点失去了几个手指头。

琼斯认爲是史密斯把自己从一个好的防守者变爲伟大球员。史密斯称琼斯是自己执教生涯从未见过的防守万花筒。

“当我们在打本卡罗莱纳州赛时”史密斯在1994年这样说道,“我可以把琼斯放去对位七尺四寸的汤姆-布莱森或者六尺四寸的大卫-汤普森。”译者注3:Tom Burleson,72年奥运会美国队成员。74年榜眼,被超音速选中,74-75赛季新秀一阵。

琼斯在卡莱罗那读大四的时候找到了自己新的信仰。在他当时未婚妻的影响下——他和忒斯现在已经结婚45年了——他从半个浸信会教徒变成了一名重生的基督徒。

“我认爲基督徒得在非洲传教”他说,“我原以爲基督徒就像墙上不起眼的花,是社会边缘翻不起浪花的小人物。但我当时的女朋友很漂亮,我想跟她约会。所以我进到教堂裏开始学习《圣经》。”

他从深处彻彻底底地改变了。在NBA时,琼斯防守从不会扯对位球员的衣服。当他得到施格兰酿造厂的一笔赞助费时,他捐了一万美元给慈善机构,并要求那晚的慈善晚会中饮品不含酒精。他唯一一次有想要打对手的冲动时——身材魁梧的莫里斯-卢卡斯,后来去了尼克——《圣经》裏的一段话从脑海中跳出来,平息了他的怒火——可能也救了他。

“没有人比他更友善了”巴克利这样评论自己的前队友,“如果人人都像琼斯这样,世界将一片和谐。”

进入ABA

在74年总第5顺位被休士顿选中后,琼斯跟ABA球队丹佛金块签了约。他当时的教练是赖瑞-布朗,和他后来的教练坎宁安一样,他俩都是他大学教练史密斯的弟子。

“上帝在关注着我”琼斯说。

终于,防守悍将入驻名人堂,欢迎76人名宿Bobby Jone

博比琼斯在1976年12月的一场比赛中试图过掉篮网球员内特-阿奇博尔德(Harry Harris 美联社)

在丹佛,琼斯是一位全明星球员,他防守诸如朱利叶斯-厄文、乔治-格文、乔治-麦金尼斯这样的前锋来磨鍊自己的防守。

“ABA队伍不多,你每天晚上就是和那些家伙其中一个打比赛”琼斯说,“总会有人给你带来挑战,他们让我知道了男人可以有多强壮、他们的习惯是什幺以及怎样击败他们。”

琼斯在金块又经历了两次癫痫发作,这足以让管理层感到恐慌。1978年,他们把他交易至76人,换来了麦金尼斯。

“当我发作的时候,他们给我打****,一种镇静剂”他说,“医生说这会让我的反应变得迟缓,我会变得跟以前不同。药物让我变得昏昏沉沉的,但我说‘如果上帝想我继续打下去,我就打;如果不是,我就找别的事情做。’最终,事情好了起来。”

琼斯到费城的第一天就让人大开眼界——同时也大闭眼界。他在训练时迎头撞上了替补队员道金斯。这位新来的76人摔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。当他醒来时,道金斯在他眼前阴魂不散。

“欢迎来到76人”他说。

终于,防守悍将入驻名人堂,欢迎76人名宿Bobby Jone

76人球员达里尔-道金斯在1981年一场季后赛中于波士顿球员赖瑞-伯德和罗伯特-帕裏什间使蛮力挤出一丝缝隙(美联社)

在更衣室,当琼斯透露自己有癫痫时,训练师艾尔-多米尼克在他第一次发作时召集大家开了个小会。

“话都说开了”他说,“我对此心怀感激。”

随着琼斯加入这支有着厄文、奇克斯和安德鲁-託尼的球队,费城在头四个赛季平均可以达到55胜,并两次进入总冠军赛。

“在丹佛,我们有非常好的队伍,但他们每年都放走一些人。在费城,核心阵容可以保留四、五年。厄文和我彼此非常了解,他看一眼我的眼睛就知道我想做什幺。”终于,防守悍将入驻名人堂,欢迎76人名宿Bobby Jone

1983年总冠军赛横扫湖人后,摩西-马龙拿着扫把在老兵体育场****(Michael Mercanti 每日新闻报)

之后,在1982-83赛季开始之前,摩西-马龙来了。琼斯和76人得以****。译者注4:得到NBA总冠军的球队会在球队城市举行盛大的****仪式来庆祝

“马龙是球队最后一块拼图”琼斯说道,“考德威尔(琼斯)是很好的核心但缺乏攻击性,道金斯不稳定。马龙是一只无情的野兽。他还在休士顿时,每次我盖掉他的投篮,他都会把球再拿下来,得分并且造犯规。”

琼斯已经20年没有癫痫发作过了。他仍每天服用****。如果他的身体找到了一种让人舒适的方法,他的精神也就找到了。

“我现在正在享受生活”他说。

终于,防守悍将入驻名人堂,欢迎76人名宿Bobby Jone

博比-琼斯在他夏洛特的家裏(Charles Mostoller 摄)

当马龙的号码在费城退休并且他的雕像——当然了,一个抢球的造型——被伫立在训练馆外面时,琼斯回到了费城。他以前那些队友中,琼斯和队中另一个基督徒克林特-理查德森还保持着紧密的联繫。他说,託尼现在是路易斯安那州一所学校的管理人员,和他们现在还通过邮箱保持着联繫。

随着岁月的流逝,他那轰轰烈烈的职业生涯已鲜有人知,他身上的孩子气也被时间带走了。午饭时间快到了,菲尔的熟食店人多了起来,琼斯被淹没在熙熙攘攘的人羣中。这是一种令人熟悉的感觉。

“我的儿子打篮球,选了我的号码24号,我很高兴”琼斯回忆道,“当他上车时,我问他爲什幺选24号,他说‘麦可-乔丹的23号已经被人选走了,这是我能得到的最接近23号的号码了。’”

文章来源: 虎扑社区